忘了帶小提琴

少於 1 分鐘閱讀
古老斑駁的城牆上掛著箭靶,選手一個個上前,瞄準、然後射擊。

握著反曲弓的女子射在中心的紅點旁邊,拉著彈弓的少年石子擊中了靶的邊緣。

這是一場小提琴比賽。

是的,「小提琴比賽」。

為了下午的場次,我正坐在比賽場正後方的石磚塊上觀察其他對手的表現。

雖然大多表現普普,但目前我手上沒有一把小提琴讓我有些焦慮。

不知不覺間到了中場休息的時候,評審們在裁判桌上鋪了桌巾,就地吃起了便當。

為了打發時間我走進了一間純白裝潢的衣飾店。

順著梯子爬上去,有個女子坐在水池邊,雖然她挪了下身體讓出一條窄路,看著那宛如獨木橋的走道,我果斷離開了店家。

看著街道上的招牌和熟悉的藍色鳥玩偶,果不其然,親戚開的雜貨店出現在幾步遠的地方。

那藍色的果然翁玩偶依舊坐在櫃檯裡面。

按了櫃檯的電鈴,我掀開了樓梯前的門簾,和迎面走來的親戚打了個招呼,逕自在店裡閒逛了起來。

原本是想找個小提琴的,在一個轉彎處,斗大的「耽美排行榜」映入眼簾。

仔細一看,榜上的都是商業出版品,同人作品似乎放在別的區域。

我隨手抽了一本有著黑紅色調封面的漫畫,它講述了一個精神異常的男子單戀另一位精神異常的男子的故事。

一個自大狂妄,另一個謙遜謹慎。

謙遜謹慎的那方有著一頭黑色短髮和明顯消瘦病態的臉龐,似乎世界觀設定上是少數民族,整體衣飾上不少細節畫得很費力。

想著還有其他的書可以看,我迅速翻到了最後幾頁,長髮的自大狂如此內心的獨白著。

『我該不該殺了他呢?』

接著他被突然出現的謹慎的男子捅瞎了雙眼,一陣扭打過後,眼盲的自大狂砍下了另一個男子的頭顱。

大概是親戚手滑把一本五十出清的書放錯地方了吧,如此想著的我默默闔上了書。

推薦0 推薦發佈於 日記

發表回應

關於

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,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。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,無編輯審查制度,無意見領袖主導。

支持網站

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,了解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