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在晚上九點的寢聚

少於 1 分鐘閱讀

現在是凌晨四點,再過六個小時我要一口氣上六節課,我應該在睡覺,或是讀我前幾天落下的進度,那我現在到底在做什麼呢?
我想記住一些事情,零散的也好。

2021.10.14
我和新的室友們(雖然其中兩個是舊室友,一個是系上的同學,嚴格來說只有兩個是不認識的),在晚上九點時到了一間營業至凌晨兩點的餐酒館,點了飲料,坐下來聊天。為什麼會那麼晚呢?是因為我的課上到八點半。第一次有那麼晚的寢聚,在小小的餐酒館,我點的是一杯120元的鮮奶。
逐漸了解了小6性格到底是怎麼養成的,還有她為何就算專業是心理輔導相關,一些觀念還是很難讓人接受。我要試著放下偏見。
小2與小5的愛情故事。
小3說話依舊模模糊糊。
小4依舊是聽得更多,說得少。我希望她能跟小6好好相處,不要只是室友,我更希望她能跟人類建立良好的聯繫,在畢業過後她能。
說過好多遍了,我懷念前二年的寢室成員,有圈、花香、辰,現在的小3小4,我們好快樂——至少我不會怨懟她們讓我的身心狀況更加不穩定。但是我現在才加入新寢室沒多久就開始抱怨了,或許不是個好現象。
她們都是好人——好人的定義究竟是什麼?還有,我到底在寫些什麼?
從上週開始學輔中心就一直要聯繫我,但我都在上課,沒法接電話,或許我連諮商的時間都沒有了。小6說她不覺得學校的諮商有何用處,才6次,但我並不認為無用,不過或許是因為毋須額外付費,我的期望沒那麼高的緣故吧,至少是個可以宣洩的出口,說出一些不會在親朋好友面前說的話。

在想該慢慢找回使用第三人稱書寫的感覺了,也就是說停止不斷地細細挖掘我的內心,而是以更寬廣的角度看待整個世界,應該會舒服一點。

推薦0 推薦發佈於 日記

發表回應

關於

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,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。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,無編輯審查制度,無意見領袖主導。

支持網站

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,了解更多